我的故事 ~ 19. 我们是主人翁

No comments yet

04-australia-china-flags“世间人如此之多,人生轨迹总有相似之处……

我不敢和伟人相比,但是就像孙中山、鲁迅,当时都是学医的。医术能给人看病,但是能治的人太少。虽然我的医术能医治他们的病痛,但是不能医治他们心灵的苦闷,所以就想为他们多做点事,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萌生了从政的念头。

我祖籍浙江杭州,出生在上海,后来去了日本。在日本,由于各方面原因感觉都不方便,父母觉得还是要去个英语国家。我从小就想做医生,80年代底,就从日本来到澳洲学医。那时候美国还是很排斥中国的,而澳洲接受留学生容易一些。但是学医还是很难,费了很多周折进了医学院。在澳洲,学医是最难的科目,尤其是对海外学生来说。刚来时,文化和环境等各方面想要融入也不那么容易。所以我就先学了个生物学,以为成绩好就让我进了医学院。其实没有那么容易。刚开始我拿了学位但是没有身份就不能在医院上班,我就在外面转,哪里请就去哪里试一下。最后墨尔本有一家医院请我这样的医生,给我做担保,我就留了下来。

当时,雇主提名留下来的时候, 就发现很多留学生来了以后,过一段时间,家人也过来,特别是老人过来以后非常难受。就是因为所谓的“三不”,“有眼不能看,有耳不能听,有嘴不能说”。经常只能数来往车辆,或者从这条街走到那条街,非常苦闷。所以我一直认为既然来到这个国家,你就必须设法融入这个社会。后来,因为我在这里时间长了,语言和其他方面都比留学生要强。所以很多人,不光是华人,包括很多西方人,都鼓励我去从政。从政的第一步就是地方政府。2002年我参选了市议员,一举就成功了。这可能是澳洲有史以来第一个大陆背景的议员。很多人问我选举难不难?我会问他:你见过敲千家门吗?有的时候你敲门,人家一看你是亚洲人,不感兴趣,还有可能是自由党的选民。你要同他们解释你的施政纲领,他们就会觉得你虽然是亚洲人但是说话跟他们一样,虽然是工党但也很有道理,他们就选你了。最重要的是争取选票。这是民主社会最重要的,本来不选你的,现在选了,这给我很大的成就感。

后来,因为我已经做了几年市议员,就游说其他8位议员,大家一致推举我,我就在2006年当选市长了,成为大陆背景的第一位华人市长。其实,我个人做医生的收入绝对比从政要高,但是为什么要做呢?真的就是要为华人做点事情。那些荣誉,我是要分享的,这是华人的骄傲,特别是澳大利亚华人的骄傲。2006年以后,我连任了3次。到了2012年我就没再竞选,因为已经10年多了,也想休整一下。

这段路程当然挺长,可以说也挺艰辛的。对于当市长和议员,人们的反应有两种,一种是觉得你总在外面吃饭,参加活动,挺荣耀的。我就半开玩笑地说,我宁肯回家陪老婆孩子吃晚饭,高高兴兴呆在家里。前两天我应邀参加一个活动,人家说你好兴致,我说这不是兴致,这是工作需要。有的人很能理解,知道从政其实挺辛苦。有人会问:做议员、市长每天都做什么?市政府你是可以兼职的,到州联邦你就得全职,不能兼职了。除了自己的工作,你还得做市政府的工作,所有的决策都得投票,市长也就是一票。有意思的是,在我当市长期间,去中国访问,人们都喜欢问,你们市长一年能批多少款项。我说我根本不能批任何款项的,我的市长就是一票。我的职责就是主持会议,其他跟普通议员都一样,但我们几个议员一块,比方说投票5对4,那么就少数服从多数,就这种方法。

很多人问从政有什么好处啊?我说好处没有,坏处多多,我要花费成倍的精力去工作。但我们是为整个全体,澳大利亚整个华人社团,不能光为钱,不能那么狭窄,很多时候你要看到将来。我一直在想,这里的澳华社区,已经入籍的华人应该有主人翁的姿态,做什么事情不要想我是普通老百姓就别管了;或者想我年纪也大了就算了吧,孩子弄好就行了。这是一种错误的姿态,我们一定要有主人翁的心态,我们不去争取,没人会把东西放在碟子上给你送来。我们不是去抢什么东西,我们就是要争取自己应有的权利。

有一次,一个华人意外死亡。平常的庆典华人都愿意做主席台,爱排在第一第二,而碰到这种事情没人出头了。我就说我们去找警察,问到底怎么回事,他们说肯定会给我们一个答案。华人就是为了名誉拼搏,名誉是广义的,或是为了荣耀,是为了华人整体荣耀,没有个人好处,这是事实。

所有的华人社团大多数都很好,同乡会也好,在弘扬华人社团方面都做得非常好,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澳华社区这么多年所做的,主要是和主流社区接轨。有不少社区,像墨尔本东北区华人协会,当时也是第一个大陆华人背景协会,我做了十几年会长。我们经常和意大利等社团交流,派人出去演出,他们也经常和我们一起联欢。我们要做的就是这种跨越种族的交流,不能只局限于春节吃个饭,要去和洋人交流,同主流社会交流,让他们了解我们华人是怎么想的,我们期望政府怎么做。澳华社区议会的一个重要职能就是起到桥梁作用。政府有什么决策要听我们的,比如政府要建个养老院,要问你们有什么想法。有些人年轻的时候可能还能说些英语,老了以后就退回到母语了。所以我们就提出来,在语言方面应该有些能讲中文的服务人员,能跟老人沟通;饮食方面应该有些华人的饮食,这些都是很重要的问题。

在同澳洲的主流社区交流时也会出现令人头疼的情况。西方的社会有相当多的人是戴有色眼镜看人的。他们会问很可笑的问题,你们有没有冰箱?是不是还拖辫子?非常愚蠢的问题。请问,你去过中国没有?你知道中国怎么样?看过中国的高铁没有?他们还停留在中国很落后的概念里,好像中国人仍然缺衣少食。

西方人对中国不了解。有一个中国代表团来谈合作的事情,谈到11点半到12点了,洋人说明天再来,我们签合约。第二天人家等着签约,中国人不来啦。为什么啊,中国人说,你没诚意。12点是什么时间,吃饭时间,你都不请吃个饭,没有诚意。晚上时候唱歌啊、桑拿啊,在中国都是不成文的规定,要不就是没有诚意。据说中国人做生意,10桩生意有9桩半都是在咖啡馆里、舞厅里促成的。我们这边有什么事你来我办公室谈,签约在办公室里签。事实说明,西方人做事和中国人完全不一样,这就是文化的差异。

作为第一个华人市长,我出席活动的时候,华人很高兴,西人也觉得多元文化很好。主人翁的姿态是指我当市长,不仅代表华人,也代表西方人。我们这一代特别是那些40签的学生,至少来了10年20年了和新一代很容易接受我的理念。但是很多人不能接受,主要是老人,他们大半辈子都在中国过的,你要让他们具备澳洲主人翁精神,他们接受不了。一般来说,对于老人不能强求,但还有一批人要让他们尽早接受。像163移民,他们常说老外怎么样,我们怎么样,虽然有些事情确实让人看不惯。有些刚来的新移民,在国内经济条件比较好,初到这里就说这也不好,那也不好。既然选择了在这里生活,就应该以这里为家,入乡随俗。应以主人翁的精神,让自己逐渐融入到这个社会中去。世间人如此之多,人生轨迹总有相似之处。

这次维州工党提名我做上议院的议员,是在西市区,上议院的候选人。我排名第三,就是说有一定希望,但谁也不能保证一定赢,还要争取去努力。要是能当选的话,我就得全职做这个工作。如果没有赢呢,我还是做诊所,投身社区,维持华人社区议会,我会继续做这方面的事情。为了整个华人社区,我还得继续奋斗下去。

image_pdfimage_print
Bookmark and Shar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What is 13 + 10 ?
Please leave these two fields as-is:
IMPORTANT! To be able to proceed, you need to solve the following simple math (so we know that you are a human) :-)
  • About

    Rozenberg Quarterly aims to be a platform for academics, scientists, journalists, authors and artists, in order to offer background information and scholarly reflections that contribute to mutual understanding and dialogue in a seemingly divided world. By offering this platform, the Quarterly wants to be part of the public debate because we believe mutual understanding and the acceptance of diversity are vital conditions for universal progress. Read more...
  • Support

    Rozenberg Quarterly does not receive subsidies or grants of any kind, which is why your financial support in maintaining, expanding and keeping the site running is always welcome. You may donate any amount you wish and all donations go toward maintaining and expanding this website.

    10 euro donation:

    20 euro donation:

    Or donate any amount you like:

    Or:
    ABN AMRO Bank
    Rozenberg Publishers
    IBAN NL65 ABNA 0566 4783 23
    BIC ABNANL2A
    reference: Rozenberg Quarterly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would like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see our About page or contact us: info@rozenbergquarterly.com
  • Like us on Facebook

  • Follow us on Twitter

  • Recent Articles

  • Rozenberg Quarterly Archives